您好, [登录]  [注册]
精彩推荐:改成自己的########
返回列表

71

主题

0

听众

2893

积分
  • 等级 3中级会员
发表于 2012-9-28 15:17:17 |显示全部楼层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洪湖网-伴您开心每一天。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人人都知道肾的作用,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肾”,可见湿地的重要性。今年世界湿地日的口号是“携手保护湿地,应对气候变化”。湿地受到破坏,其对气候变化的调节作用也会受到影响。关注湿地,就是关注人类的未来。关注湿地,保护湿地,每个人都责无旁贷。在此,我们推出这组报道,旨在提请广大读者关注湿地保护,不做任何伤害湿地的事情。 

  一叶轻舟,划过茫茫湖面,激起阵阵波浪,荡开片片枯荷;35万只越冬候鸟,在湖中追逐嬉戏,打破隆冬的寂静……洪湖,这个刚从重创中恢复过来的千年湿地,让记者着迷了。当年,《洪湖赤卫队》这部“红色经典”电影,让许多人知道了洪湖,记住了“洪湖水呀,浪呀么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么是家乡啊”的优美旋律。而今,洪湖作为一个典型的湖泊湿地,经国务院和国际湿地公约局批准,正式列入《国际重要湿地保护名录》(2008年2月),其环保生态广受关注。但是,洪湖的生态恢复,仍然任重而道远。

  拆除围网养殖之后,水质好转,渔民收入增加了

  “现在水好了,养的螃蟹不容易病死,个儿也长得大。”55岁的渔民阎承高抽着烟,惬意地晒着太阳,和记者聊天。“政府虽然只分给我20亩(水面),可比我以前两三百亩的围网赚钱还多!”

  由于荷香万里的洪湖美景又回来了,阎承高的儿子还和几家人合伙搞起了水上餐厅,用渔船接游客赏荷,一家人几个月就能挣一两万。

  洪湖现存水域面积53.2万亩,是我国第七大淡水湖泊。专家介绍,由于平均水深仅1.35米,到上世纪70年代末,洪湖水草大量繁殖,植物残体和泥沙不断堆积,湖底有不断抬高进而形成沼泽的倾向。

  怎么办?让鱼来吃草!上世纪80年代,湖北省开始在洪湖推广围网养殖技术,以遏制沼泽化进程。到2004年底,养殖面积达到了37.7万亩,占整个水域面积的70%以上。这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由于过度养殖,洪湖水质急剧下降,水禽和天然鱼类急剧减少,水生植物几乎绝迹,就连洪湖的“标志”——荷花也不见了踪影。

  “我们不敢喝湖水,都买矿泉水喝!”阎承高说,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占着几百亩的围网面积,收入却一年不如一年。

  2004年至2007年底,湖北省痛下决心,先后拿出近7000万元,拆除围网37.7万亩,安置渔民2500余户。对愿意离湖上岸自主择业的渔民,给予船只补偿和鱼池建设补助费;对不愿或不能离湖的安置对象,每户安排20亩水面,在指定区域搞养殖,并允许他们到大湖里用合法渔具捕捞。

  最初,不少渔民不理解,上访吵闹、抵制执法等现象时有发生。经过工作人员耐心解释、说服,大家逐渐接受了新政策。“现在水变清了,荷花又长起来了,渔民的收入也增加了,当初反对什么哟?”曾经吵闹过的阎承高摇着头说。

  治理之后,洪湖水质明显好转,开阔水域地表水水质从过去的四五类提升到二三类。

  比前些年美多了,但还赶不上老渔民童年的记忆

  在每家渔民居住的渔船上,都能看到一个蓝色的环保垃圾桶,都竖立着一台风力发电机。环保的观念,已经悄悄变成渔民的行动。“我们再也不把垃圾随便丢到湖里了,看到大雁啊、野鸭啊,也不打了,还经常去巡逻,看看有没有偷猎的。”老渔民王贵才说。

  为了巩固拆围成果,洪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通过多种方式宣传湿地管理规定和湿地保护知识。我国第一本湿地保护教科书《我爱母亲湖》,洪湖当地的小学生人手一册。“小孩子比我们还讲环保呢!”王贵才笑着说。

  “现在的洪湖,比前几年美多了,不过,还是赶不上我们小时候。”一位老渔民坦率地说。

  “我们现在还碰到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外来物种入侵。2009年夏季,就出现了水花生大面积爆发事件,最严重时覆盖面积达3万亩。”管理局局长徐炎宏说,为了改善洪湖湿地水质,增强湿地蓄洪能力,从2005年起,洪湖重建与长江的季节性联系,即在长江洪水季节开启闸口,用长江水冲刷洪湖。然而,由于农业面源污染难以控制,不少富营养化物质也随江水冲入洪湖,成为外来物种疯狂繁衍的营养液。“严重的时候,大面积水花生腐烂,臭不可闻。”

  除了农业面源污染,洪湖所处的江汉平原四湖流域众多人口的生活污水、上游工业污水都没有经过处理就进入洪湖,使洪湖水质难以得到进一步提高。

  比水花生爆发更让管理局头疼的是,少数渔民违反规定发展围网养殖有“反弹”倾向。“现在水好了,鱼肥了,不少人又开始见缝插针地扩大养殖面积。还有人偷偷使用电打鱼等违法捕捞工具,我们巡逻队每天都可能碰到这种事情。”徐炎宏说,目前管理局以站为单位实行责任管理,坚持每日巡湖制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打造洪湖“生态品牌”,走出“靠湖吃湖”的怪圈

  徐炎宏告诉记者,面对这些新问题,洪湖湿地管理局却没有稳定的经费来源,仅人员工资缺口就达300余万元。2009年水花生爆发,按照专家制定的治理方案,应投入220万元,管理局从湖北省、荆州市财政只申请到了25万元,无异于杯水车薪。“我们每天还必须派出10多条船巡湖,光这一项的油费、设备维修费等开支一年就得300万。我们只有3条冲锋舟,其他都是木船,马力还赶不上那些违法捕捞的渔船,人家逃跑我们根本追不上。”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好把握“水草恢复”与“防止沼泽化”的关系。洪湖治理后,水草分布面积增长较快,现已扩大到水域的50%左右。如果控制不当,就会重现上世纪80年代初水草过多的局面。但洪湖水草到底应该恢复到什么程度为宜,如何合理利用水草,这些都缺乏详实的科学依据。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徐炎宏认为,首先要培植具有开发潜力、对资源依存度低的新产业,替代“靠湖吃湖”的资源型产业模式,让渔民有更多的增收渠道;其次,为避免洪湖沼泽化,必须在保护的同时进行有限度的产业开发,实现生态与产业的良性循环,比如通过推广生态养殖,把洪湖水产品的“生态品牌”打出去,以质取胜而不是以量取胜;第三,希望国家尽快出台湿地保护法规,比如早日将洪湖湿地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将为洪湖湿地保护带来新的机遇和更好的条件。

回顶部